给我们具有广大的中国的中西部以及我们要发展制造业的各种优势-寂静岭游戏-辽宁朝阳新闻
点击关闭

下降一个-给我们具有广大的中国的中西部以及我们要发展制造业的各种优势

  • 时间:

特朗普再警告伊朗

在蔡昉看來,我國製造業佔比「未富先老」——在還沒有富裕的時候,製造業就開始有一定程度的萎縮了。

我還選擇了兩個中等收入的代表——阿根廷和巴西,他們是稍晚的時間開始往下降,他們的收入大概是6000-7000元美金的中等收入的水平,農業勞動水平是30%到40%,從一定程度上來說是比較早熟的製造業下降。對於中國來說,在人均GDP只有3000美元的時候就開始有下降的趨勢。我們的農業勞動力比重當時高達27%,所以很顯然這是太早了。

因此,我們就看一看中國製造業未來的潛力是什麼?其實我們現在看到了製造業已經出現了從沿海地區,珠三角、長三角逐漸向中西部轉移的趨勢,這個趨勢發展很多年了。轉移的驅動力是什麼呢?就像前面所說的,製造業的發展以及在什麼地方發展,它在哪個地方聚集,取決於兩個效應:

經濟發展中,有很多曲線。我們經濟學家就喜歡畫曲線,「倒U曲線」說明,一個東西先上升到達一個峰值以後,會在下降,其實製造業的增加值佔GDP比重長期趨勢也是「倒U曲線」。大家可以看到美國經歷過製造業比重最高到下降的趨勢,我們選擇中等收入國家或者是中等收入陷阱國家阿根廷看也是從製造業上升到下降的過程,也是發生在比重過早。中國從2006年開始也出現了製造業比重下降的趨勢,而且至今這個趨勢還在向下,這個是「倒U曲線」。看上去「倒U曲線」變化趨勢對於製造業比重來說可能是一個規律,但是任何規律都在應該的時間、應該的地點發生才是規律,否則早熟可能就是「未富先老」。

二是胡煥庸線看聚集效應。我們從中國畫一條線,大家可以看到,我們看到的是燈光,沿海地區是最亮的,珠三角地區粵港澳大灣區也是最亮的。第二排是什麼意思呢?不僅僅是燈光,是你的基礎設施的條件,經濟的活躍度、人才的集中度等等等等,同時,我們又把整個這一張中國地圖胡煥庸線作為整體來看,我們還有廣大的中西部地區為我們提供充足的勞動力,也提供巨大的市場,因此這是中國的獨特優勢。同時,我們目前的農民工在城市他可以自己選擇就業,也可以選擇居住,他的基本公共服務也越來越精準,但是和本地職工仍然有差距,因此來說我們應該創造更好的條件,吸納農民工發揮出中國人力資源的比較優勢。

因此,給我們具有廣大的中國的中西部以及我們要發展製造業的各種優勢,我們必須要形成優勢互補,把珠三角地區和粵港澳大灣區的優勢發揮到極致,充分利用中國經濟具有韌性以及多樣化的國情充分轉化成自己的優勢。

我們看看我們是不是有一些早熟?數據顯示,美國是1953年製造業比重達到峰值,隨後就下降了,1953年美國的人均GDP按現在可比價格計算是超過1.6萬美元,農業勞動力比重只佔7%,這意味着它相對來說已經成為一個發達國家,各方面可能具備了製造業比重下降的條件,也就意味着製造業比重的下降,是以製造業的高端化的提升為前提的。

我們做了一個計量分析,聚集效應在決定製造業發展的因素當中是下降的,成本效應隨着時間推移是提升的。當成本效應大於了聚集效應的時候,就是土地的價格、勞動力的成本決定了製造業往哪裡走?因此就走向了中西部地區。

粵港澳大灣區是最強的比較效應,同時我們很多學者比較的時候,說我們這個大灣區和其他的其他幾個大灣區的優勢不一樣,我們最大的優勢大家沒有提到,就是粵港澳大灣區是聯繫着中國960萬平方公里的經濟體,也就是說我們還有一個優勢我們勞動力轉移還沒有結束。

看一下過去幾年中國經濟增長速度的構成,一產基本上保持很小的比重,不怎麼變。三產相對份額提高,二產的比重下降,絕對值也下降,這意味着經濟增長不能保持在原來的速度上,同時也顯示出我們經濟增長的質量沒有相應得到提升,明顯是我們是提高了很多,但是和我們所期待的還有巨大的差距。

我們細觀察,如果一個國家和地區,沒有製造業和製造業的不斷升級,其實就沒有中等收入群體,在西方叫沒有中產階級,美國的中產階級就在萎縮和消失,就意味着我們越來越多兩極化,兩極化其中有一極是高端的,比如說美國這樣的地方,最好的人才也在這裏。但是還有一極化,就是低端的服務業,永遠可以吸納就業,這是好的,但是永遠不用升級,直到有一天機械人把我們替代了都不知道怎麼辦?在這之前這部分永遠不升級,工資不能提高,他也不能看到自己下半輩子社會地位會不會有提升,他也看不到他的子女會不會有社會流動,因此這樣的一個固化的社會,其實就是社會分裂,甚至是政治出現問題的一個邊緣,這是世界上面臨的比較普遍的問題。

分析其原因,蔡昉認為由於我國勞動力供給開始減少,外出農民工轉移的速度放緩,造成了部分地區的勞動力短缺,進而提高了製造業成本,因此,製造業佔GDP比重就下降了。

為什麼我們的製造業比重會下降呢?是因為我們的勞動力供給開始減少。外出農民工轉移的速度開始放緩,相應的就是勞動力短缺。珠三角最明白,勞動力短缺造成工資上漲,因此製造業成本提高了,製造業比重就下降了,這三者之間是密切相連的。我說這是一條腿效率,就是說決定我們製造業發展的優勢是用兩條腿,一條腿是比較優勢,就是你的勞動力成本,還有一條腿是看規模經濟和聚集效應,這個我稍候會給大家展示。

一是比較優勢效應。看成本,土地成本低,勞動力成本低勞動力豐碩,他就聚焦在什麼地方。從這一點上來說,我們相對其他早期的工業化國家和地區來說,我們具有這個優勢,因此製造業就流向了中國。但是到了中國,落腳在沿海地區還是中西部呢?很顯然中部地區的勞動力更便宜,土地也更多,為什麼沒有流向哪裡?

我們現在製造業比重過早下降有什麼不好呢?大家看一看,我們一產、二產、三產的勞動生產率,二產勞動生產率明顯高於一產農業,同時也明明高於三產勞動生產率,也就意味着二產下降過快的話,勞動生產率還要轉移,轉向一產和三產,也就是說中國勞動力是下降的,中國經濟已經到了這個時候,是不能靠生產要素的積累和投入發展,必須靠勞動生產率的提高,而恰恰這個時候會出現一個生產率增長放緩的趨勢。因此對於我們中國經濟的長期增長是起到了負面的效果。

隨着經濟發展,農業勞動力比重是在下降,但是中國還沒有下降到那個程度,也就是說我們仍然有大規模的農業勞動力可以轉移出來。那這個轉移是給中國製造業發展提供了一個時間窗口,我們還有一部分的人口紅利加以利用,給予我們足夠的時間升級換代,當然並不以為這我們就不着急,但是優勢仍然是需要利用的。因此,聚集效應優勢、比較優勢都要用,但是這是你獨特的,如果你不使用它就是極大的浪費。你的製造業潛力,無論是發展潛力,擴展潛力還是升級潛力都沒有得到充分的挖掘。

日本製造業大概在1970年左右從最高點開始往下降,當時日本的人均GDP已經超過了1.8萬美元,它的勞動力比重降到了比較低的水平,大概是19%左右,也就是說從成熟的製造業趨勢下降。我們知道下降以後美國和日本仍然是製造業大國,但是不是以比重高取勝,原因我們之所以還把它叫「製造業大國」和「製造業強國」是因為他們製造業的高端化。

說中國的製造業現在是什麼狀況?過去我們講到人口的時候,我們總是說中國是「未富先老」。一般來說,人口老齡化是發達國家的專利,但是我們在還沒有進入發達國家這個階段的時候,就已經開始經歷人口老齡化。現在我把它套用一下,說中國製造業也遇到了「未富先老」的情況。一是說製造業的比重一般也會下降,但是它會在一個特定的發展水平上在講。但我們下降得太早,所以我們還沒有富裕的時候,製造業就開始有一定程度的萎縮了。另外一個角度說,中國製造業過早下降是和人口的「未富先老」相聯繫的,也就是說我們勞動力過早出現了短缺,工資上漲太快,降低了製造業的競爭力和比較優勢。

其實我們細觀世界經濟,我們知道世界經濟現在很亂,這個國家在鬧事,那個國家走向民粹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總體上是全球化在逆轉遭遇的情況。這種情況出現是什麼原因呢?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很多發達經濟體,它的製造業在萎縮,甚至有一些地區城市經濟,它的製造業一轉移,就轉移空了,完全的空心化。

為什麼過去這些年我們發生了製造業產業轉移的趨勢。但是這個趨勢並不是註定的,我們過去中國有人口紅利,隨着勞動力短缺、人口老齡化,我們就出現了繼續沿着成本的曲線往下走還是要往上走?往上走就意味着說我們有新的聚集效應發揮作用,吸引製造業的重新聚集,同時升級換代。很顯然我們包括佛山在內的粵港澳大灣區就是這樣的一個地區。

謝謝大家!

以下為演講實錄:蔡昉:李部長、朱市長、各位領導、各位企業家代表、各位媒體朋友,大家早上好!

李部長(李毅中)是工業互聯網發展專家,我只能從宏觀的角度分析一下中國製造業未來的前景和我們自己的選擇,主要還是做一個經濟分析。

國家對粵港澳大灣區的定位有很多方面,其中最重要的是從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進一步深化,傳統產業加快轉型升級,新型產業和製造業核心競爭力不斷提升,數字經濟迅速增長,金融等現代服務業加快發展,這是我們的立足點。也就是說我們講的中國製造就我們企業或者是行業來說,是未來中國經濟的一個重要支撐點。因此,我們要把眼光放得稍微高一點。

最後,我們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其中一個重要的一點就是把製造業儘早的提升它的價值鏈地位,同時我們在國際上堅定地維持全球化、多邊主義保護我們的利益。充分利用下一輪全球化和技術革命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新浪財經訊 「2020中國製造論壇」於2020年1月11日在佛山市舉行。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蔡昉出席並演講。

因為還有第二個因素決定製造業的布局,就是規模效應和集聚效應,比如說更好的基礎設施、人才、技術和產業的配套能力,這些要素和比較優勢因素共同決定了我們早期的製造業集中在沿海地區。

今日关键词:新生儿爆款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