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资美元债上周各品种债券同样几乎全线下挫-香港游戏-辽宁朝阳新闻
点击关闭

收益率开发商-中资美元债上周各品种债券同样几乎全线下挫

  • 时间:

香港新增确诊64例

一方面基金斬倉和客戶贖回的壓力仍部分存在。另一方面,孫祺認為,目前境內資金「出海」抄底的動力仍有限。

「中國境內客戶參与美元債投資,最便利的就是通過有跨境業務資質的銀行自營,不需要通過QDII(合格境外投資者)額度,但銀行表內對地產債的風險偏好較低,導致現在手持一定流動性的機構反而不太能去抄底,而私人銀行客戶、外資基金等去年大幅加槓桿的機構,目前都處於被贖回的過程,因此還需慢慢恢復。」他稱。

他也表示,當前境外融資空間明顯減少,甚至短期內可能停滯,但大部分開發商已在一二月份完成大量再融資。以標普全球受評開發商的口徑來算,它們的發債量已超210億美元,接近2020年全年到期量270億美元。「我們的擔憂主要集中在一些沒有受惠的小型開發商——在無法借新還舊的情況下,它們的償債能力和計劃是否可行。」

「中美利差目前位於160bp的高位,早前更一度飆升至200bp的歷史新高。加之中國央行對貨幣寬鬆仍保持克制,中國利率債對外資具有較大的中長期配置價值,流動性也在不斷改善。」孫祺稱,預計市場平靜后,外資仍將加倉。

標普全球評級企業評級資深董事葉翱行對記者稱,疫情的確給一些弱小的開發商帶來嚴重的現金流壓力,但它們本就運營表現較弱且再融資需求較大,疫情和債市動蕩只是進一步加大了其今年的融資難度和違約風險。而對於大部分發行美元債的開發商來說,預計可以抵禦疫情帶來的一次性衝擊,銷售將隨着疫情減退而逐漸復蘇。所以,房企美元債收益率最近的急速上揚應該與其信用基本面並無絕對的關係。

中資美元債上周各品種債券同樣幾乎全線下挫,投資者不分期限和品種在拋售。

儘管部分債券已被超賣,但孫祺認為,市場短期或仍面臨拋壓,且「抄底」資金難以快速入場。

外資也在短期流出人民幣債券,但拋壓顯著小於中資美元債。

相較之下,儘管人民幣債券近期暫時呈現資金凈流出,但因相對收益高、流動性佳,孫祺預計,「市場平靜后,外資仍將加倉。」

但事實上,部分債券的暴跌已背離基本面。

「在這輪美元緊張中,30年活躍國債190010成為境外投資者的風向標,在3月19日當天,境外投資者凈賣出22.86億元190010,佔總成交量的比重達15%(正常情況下是5%)。此外,很多老券也被境外機構被迫賣掉。」法巴中國匯率及本地市場策略主管季天鶴稱。

近期疫情在歐美地區不斷擴散,經濟衰退風險高企,全球面臨「美元荒」。在美股暴跌超30%后,信用債的壓力開始凸顯。不僅美國本土投資級和高收益債券的收益率與利差飆漲,離岸美元債市場同樣未能倖免。

[ 疫情的確給一些弱小的開發商帶來嚴重的現金流壓力,但它們本就運營表現較弱且再融資需求較大,疫情和債市動蕩只是進一步加大了其今年的融資難度和違約風險。而對於大部分發行美元債的開發商來說,預計可以抵禦疫情帶來的一次性衝擊,銷售將隨着疫情減退而逐漸復蘇。 ]

上周,中資美元債價格大幅下挫,收益率飆升,房企美元債尤甚,但交易員認為,部分債券的暴跌已背離基本面。

過去兩周,房企美元債收益率拉闊550bp,導致市場中到期收益率高達30%~40%的債券比比皆是,而房企高收益債收益率一般在10%上下。

截至上周五收盤,投資級和高收益中資美元債的收益率分別為3.39%和16.73%,利差分別為278bp(基點)和1591bp,高收益板塊目前利差已達歐債危機和2008年金融危機初期水平。2月底以來的一個月內,中資美元債收益率就上行了約200bp。

瑞銀證券固定收益部總監孫祺對第一財經表示,「在『美元荒』下,投資者都希望持有美元,他們贖回基金,因此基金大幅拋售資產。儘管部分中資美元債跌幅之深已背離基本面,但因贖回壓力仍在,短期機構並沒有加倉的動力,預計這種情況仍會持續一段時間。」

孫祺表示,就品種來看,美元城投債、金融債的拋壓較小,因為其持有人主要以中資為主,其中不乏銀行自營等,並不存在贖回壓力。但房企美元債已是高度國際化的品種,因此在這波「美元荒」下受衝擊較大。

外資在賣出中國利率債時,會同時對外匯對沖工具進行平倉,這也導致人民幣遠期點在外資集中賣出境內利率債的交易日有所下降。孫祺說,外資拋售人民幣債券資產兌現流動性的需求還會持續一段時間,但境內機構仍在增配債券,中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近期持續下行。

孫祺表示,從兩周前的下半段開始,境外投資者出售政金債產生了比較明顯的資金流出,而拋壓主要來自一些對沖基金型的客戶,他們有比較高的獲利兌現和降低持倉的動作。

人民幣債券拋壓小,外資仍將持續流入

中資美元債暴跌后贖回壓力尚存

今日关键词:奥运会首次推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