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襄汾县大邓乡赤邓村因一则公告受到关注:10月1日起-辽宁朝阳新闻
点击关闭

法律邓村-山西省襄汾县大邓乡赤邓村因一则公告受到关注:10月1日起

  • 时间:

东鹏特饮筹备IPO

但如何管,有必要作為社會治理方面的一個課題來研究,必須堅持的原則是,無論採取何種措施,出發點再好也不能與法律法規相悖。

但可以見到的是,近年來,類似「鐵拳」治理鄉村陋習的措施,因不合法而草草收場的情況,在很多地方都出現過。反映出的問題,一方面是一些地方的鄉村陋習日益嚴重泛濫;另一方面,是治理之難。

●特約評論員 馬滌明(內蒙古)10月8日,山西省襄汾縣大鄧鄉赤鄧村因一則公告受到關注:10月1日起,該村不允許過滿月、一周歲生日、六十歲生日、搬家宴請等,葬禮不準披麻戴孝、不準進行祭奠活動、不準送花圈紙紮等,一切從簡,杜絕鋪張浪費等不良行為。「凡有以上情況,全體村民不準前去參加,否則,道德銀行的星級積分給予降級,貧困生、轉學、上戶等手續不予辦理。」

通過村民大會機制協商「禁辦無事酒」,本質上也是村民的一種自我救贖。從村民權力與權利角度說,也體現了程序的合法性。

大操大辦,亂辦酒席,這種問題,實際上讓大家都陷入了作繭自縛的困境:大家都為「隨份子」所累,但個人又都沒有能力終結這種遊戲。這時候,村委會站了出來,充當「份子遊戲」的終結者,按理說,此舉對身陷大操大辦、常年無盡無休「隨份子」的廣大村民來說,是一種救贖。

我認為,治理農村陋習的工作應該作為一項長期的工程,而不是短期的「運動」。一些形成多年甚至千百年延續下來的習俗,指望通過一紙文件、一次村民投票、一張公告而畢其功於一役,恐怕是把複雜的問題看得太簡單了。

實際上,一些生日宴、搬家宴和披麻戴孝送葬等活動,屬於民間文化範疇的現象。而用行政手段解決文化層面的問題,往往事倍功半。「解鈴還得系鈴人」,解陋習文化之「鈴」,不妨嘗試文化建設的手段,比如通過倡議的方式、引導的手段,在農村大興文明、節儉之風,讓村民逐漸接受現代生活和社交理念。

近年來,不少地方都成立了「婚喪事理事會」等組織,村民可自願參加。而理事會成員從簡辦婚喪事、拒絕「無事酒」因「師出有名」而名正言順,自然可以避免「風俗叛逆」的指責,少了「不合禮數」的尷尬。進而會有越來越多的村民通過這種方式實現解脫,而「無事酒」等各種陋習的市場也自然會越來越小。

襄汾縣官方表示,赤鄧村這則公告,初衷是好的,但「不能以行政職能威脅村民,這是不合法的。」鄉里也表示,「貧困生、轉學、上戶等手續不予辦理」等規定實際上並未執行。目前,鄉幹部已趕赴赤鄧村,對公告制定、發出經過進行調查。

然而,任何的集體協商與約定,都不能與國家法律相衝突。村委會為村民出具貧困生、轉學、上戶口方面的證明,乃是其法定義務,也是村民依法享有的公民權利,這些義務和權利,在任何時候、任何問題上都絕不可以被當作「籌碼」。

今日关键词:海贝思登陆日本